整顿旅游宰客,00后“特种兵”出手了

发布时间:09-12      社会热点       138浏览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文 | 表外表里 ,作者 | 曹宾玲,编辑 | 付晓玲、Reno严防死守,大概最能形容近两个月旅游业的状态。前一阵子,淄博烧烤大火,引得四川、东北、重庆、江苏等纷纷请求出战。但很多一上来,就被本地人自己按住,“知道你很着急,但你先别出战。”四川网友更甚,表示,“在四川吃一天的烧烤,被宰费用都够用一趟来回淄博了。”这几天的五一“小长假”,到处都是“人从众”——数据显示,黄金周有2.4亿人在出游,相当于每7个人里就有一个在旅游。人潮汹涌,当地人显然提醒不过来,各地争抢的游客们,又成了被趁火打劫的“羔羊”。其中,大学生旅游特种兵也没能逃脱被宰,有预定的房间被酒店以装修为由强制退订,转头三倍价格重新挂出;有旅行小队7天游里“坐了5天牢”;也有被强制消费,不买不给出门的。但这届00后,谁也不愿做案板上的鱼肉。“出了问题,商家、平台相互踢皮球?那就挑拨离间,让他们内讧,我坐收渔利。”“平台态度强硬,我就法言法语,违反签合同义务、违反诚实信用原则、故意欺诈消费者甩出来,看谁怂。”......是的,他们不仅精通各路投诉举报热线,而且随身常备《旅游法》,绝不受旅游的窝囊气,随时随地整顿“狂飙”的旅游业。没有规则只有博弈,大学生整顿“酒店刺客”忙碌了一天,子桦正准备上床休息,一阵电话铃声止住了她。看到号码归属地是重庆,她猜对方是来谈酒店赔偿的问题。然而,接通电话之后,她却懵了。“你就是那个投诉酒店还要给差评的大学生?”“退你一半房钱已经是照顾你了,别不识好歹。”“像你这种天天拿学生身份说事的我见多了,就是欠毒打。”对方是子桦不认识的第三方人士,还上来就站在道德制高点,瞬间点燃了她憋了几天的火气。她觉也不睡了,站着跟对方喷了起来。事情起因并不复杂。子桦想取消预定的五一出游酒店,但订单居然显示“不可取消”。这跟霸王条款有什么区别?她寻求协商,谁料一头撞进了“退款罗生门”里:商家表示可以退,但平台要扣50%的违约金;平台称“商家不同意全额退款”,直接把她的取消申请打回来了。子桦一盘算,自己提前半个月退房,还要白搭一周生活费。她不甘心,开始对平台“死缠烂打”,卖惨、投诉等手段轮番上阵,前后练废3个客服,也只把补偿金从32元谈到64元。而酒店那边,则统统“已读不回”,她不得不祭出“差评”威胁,结果酒店没逼出面,第三方倒是跳出来了。“一打二”变成“一打三”,就在子桦感觉胜利的希望渺茫时,转机突然出现了。电话那边听到她投诉的是平台而非酒店后,语气马上变温和,教育她“不要随便给商家差评”后,表示违约金可以只扣30%。这正中子桦下怀,她知道全额退款是妄想,态度强硬只是为了挽回更多损失。现在加上平台的赔偿能拿回80%,已经心满意足了。而朱琳没那么好应付,尤其是看了民宿老板和第三方的聊天记录后,她更坚定了维权的决心。据朱琳描述,自己订2晚民宿总共支付607元,实际到民宿老板手上的只有520元,第三方运营公司和平台抽走了房费的14%。但费率并非固定的,老板不能确定自己每单能拿多少钱,甚至不知道“不可退订”一说,“他也不懂为什么第三方可以替老板定规则。”此前朱琳也不信,她家里就是开民宿的,清楚退改都是可以商量的,因此虽然订房时看到了“不可取消”的条例,却没有放在心上。直到平台驳回她的退款申请,甚至关闭她的操作权限时,她才知道,这帮人玩真的。朱琳辗转加上民宿微信,希望老板能出面解决问题,老板震惊之余,表示自己只能退520元,并且附上了收款纪录。这让她很愤怒,自己白白被讹不说,有新房客预定她退的房,第三方和平台还能通过涨价再赚一笔。带着勘破的内幕,朱琳走上维权路,诉求就是全额退款,不让奸商赚两道钱。然而和此前子桦的遭遇一样,平台再次用上“拖延大法”,换着不同人来跟朱琳扯皮,企图让她知难而退。那段时间她恰好同时要实习和毕业答辩,频繁的维权不仅挤占时间,更拖垮了她的心情。有一次她加班到晚上9点,正着急做完手上的活儿,好赶回校做PPT。平台突然打来电话,结果依然是毫无进展,压力山大的朱琳直接在单位就哭了起来。芃芃一行人也很焦虑,她们被民宿以“小区里有人吸食违禁品无法营业”为由强制退订之后,订房成了问题。身为法学生的芃芃不想认输,她注册了一个小号来“钓鱼执法”,确认原本定的民宿有房后,立马截图向平台发起申诉。平台介入很快,但表示因为已退款,只能帮忙争取50元的补偿。芃芃不能接受,毕竟她现在要花3倍的价格,才能订同规格民宿。她要求平台继续协商,并用商家违反签合同义务、违反诚实信用原则、故意欺诈消费者等“法言法语”向客服证明,自己是“懂维权的”。这一轮,平台表示可以“退一赔一”,也就是额外补偿350元房费。然而芃芃认为商家还是赚的,不能达到惩罚的目的,坚持要“退一赔三”。彼时,她已通过平台拿到民宿老板强制退房的录音,可谓铁证在手,根本不怕事。因此她每隔1小时就给客服打一次电话催促对方落实,否则将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“客服被我烦得不想营业了。”芃芃说,最后平台先赔付了1050元给她。从芃芃们的经历可以看出,旅游住宿之乱,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。出门在外的人,就好似行走的羔羊,一不留神就被宰。因此当出租车司机跟莉莉说,有小姑娘乱订酒店被骗几千元时,她丝毫没怀疑,并且觉得司机报名平台旅游团省心又省钱的提议很合理。然而就是这个决定,让她掉入了更深的套路里。坐车2小时赏景5分钟,“小肥羊”被逼咬人一走进旅行团安排的“四星级酒店”,莉莉就意识到自己被骗了。散发着霉味儿的地毯、大红大紫的房间装修、摇摇欲坠的厕所门板,无处不彰显着酒店的破旧,并且酒店只占一栋大楼的一层,其他楼层也都是类似的“星级酒店”。更离谱的是,她发现合同里“盛惠150元/晚”的酒店,网上预定其实只要115。“合同仅供参考。”莉莉吐槽道,跟团游一切以实际发生为准。人在西藏的小枫,也碰上了住宿货不对板的问题。原本旅行社拍着胸脯保证3人间,最后还是没房,她们要补600多差价再开一间。小枫同意了,毕竟这是她们是第一次自己出远门旅游,去的还是地理环境特殊的西藏,跟团比自由行安全,并且她们对旅行社的骗术也早有耳闻,临时加价在意料之中。然而她还是低估了旅行社的无耻程度。抵达拉萨后,小枫和伙伴们陆续出现了头疼、心跳加速、恶心想吐等高反症状。她们赶紧给后勤打电话,让把之前承诺赠送的制氧机送过来。对方以第二天会去海拔较低的林芝为由拒绝了她们,随后就失联了。无可奈何的小枫们,只能用酒店的公共制氧机凑合过一晚。第二天去林芝,高反症状确实缓解了,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:许多景点都是“过而不入”,只能在大巴上遥遥望一眼;能真正走近的景点,导游却掐着表只给10分种左右的游览时间。“真的是坐车2小时,赏景5分钟。”小枫说,更让她怨怼的是最后3天的行程——满满当当的“博物馆”,其实都是购物点,她们不是在购物,就是在去购物的路上。小枫忍无可忍:“这哪是旅游,这分明是坐牢。”行程还没结束,她就开始维权了——商店老板在卖力推销,导游在旁边看热闹,而小枫就伫在他们旁边,疯狂打电话投诉。但她并没有解气,旅行社直接“装死”了,而投诉平台和有关部门,也需要一定的工作时间来处理。并且她还发现,除了行程“掺水”,之前购买的每人150元的高原险,旅行社也无法给出保单。她根据签合同时索要的旅行社营业执照,直接联系到了老板,而对方的态度是:卖保险的不是公司的人,不会管。“收钱的时候不说清楚,出了事就甩锅外包。”小枫气得直发抖。与此同时,远在湖南的莉莉也在瑟瑟发抖。压抑的旅社大厅里,一个彪形大汉在沙发上坐着,时不时向莉莉投来意味不明的眼神,门外还有一溜光着膀子、讲着方言的男人在吃饭喝酒。莉莉眼观四周,耳朵听着2位营业员的指示,含泪写下自愿更改行程说明,并缴纳118元“手续费”。意识到旅行社不靠谱之后,她就想跑了,但没想到解约竟是这样一幅场景。她当然也据理力争了一下,但人在异乡不得不低头,出门之后,连夜打道回府了。小枫更不敢在高原待太久,可久久咽不下这口恶气,决定要整治一番:“旅行社不当人,我来教他们做人。”她回家第一件事,就是整理旅行全程的录音,参照《旅游法》规定,逐条确认旅行社违规的地方,然后动员小队其他2个人,每人每天给当地旅游局打4个投诉电话,敦促他们核实、整改旅行社的不当行为。连续打了几天之后,旅游局的人甚至听声音,都能分辨出她们了。而旅行社在监管压力和小枫的“传票警告”下,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,进行了道歉和赔偿。不仅如此,原本爱答不理的后勤也亲自打电话向小枫求饶:“开个价吧,多少钱愿意删帖?”这里提到的帖子,就是小枫在社交平台分享的维权实录,不仅单条帖子流量可观,旅行社词条总浏览量更是逼近6万,许多想报团的人都因此避雷了。面对啪啪打脸的旅行社,小枫内心暗爽。但她并没有被三瓜俩枣收买,而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莉莉维权成功后,也真切感受到了旅行社的两副面孔。她表示,营业人员张口闭口就是“美女”,完全忘记了当初看到她身份证时,脱口而出的嘲讽:“最讨厌做你们东北人的生意了!”还在后怕的她五一没有出游,因为“人越多,商家宰得越理直气壮。”自伤1000也要损你800,大冤种黑化了“我知道你们是有钱的,不然不可能出来旅游。”导游的宰客发言,罗茜已经习以为常。犹记得刚到张家界,导游见到大家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你们的团费连房费都不够,要有点数,不要把钱包缝起来。”赤裸裸的话语,让她有些不适,但想着一开始就把底牌亮出来也好,就当打个预防针。万万没想到,导游此后居然句句不离购物,甚至还道德绑架起来:“卖的都是扶贫产品,大家响应一下国家号召。”“这里这么穷,是因为当年打仗牺牲了太多人,要支持英雄的子孙后代。”第二天,导游把她们带到一个既不好看也不好玩的偏僻景点,指着平平无奇的林子“贴心”道:“这地方行程上没有,是我自掏腰包请大家看的,希望大家懂事点。”罗茜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了。那两天大家被“走马观花式”行程折腾得够呛,浪费时间多跑一个景点,简直是加倍折磨。更何况这导游还居心不良,这场自导自演的“请客局”,属实把她恶心坏了。当天晚上回到酒店,她向旅行社投诉,要求换导游或换团,甚至不惜跟旅行社纠缠到凌晨2点多,逼得对方答应,才作罢。然而隔天她拖着疲惫的身躯上车,映入眼帘的又是那张讨人厌的脸。并且导游还把两只眼睛瞪得浑圆,阴恻恻地吐出话来:“你们中间有人投诉了我,别以为我不知道,最好都老实点,我家那片都是土匪的后代。”如此威逼胁迫,更加激起了罗茜的逆反心理。彼时已是那位导游带团的最后一天,感觉“业务没达标”的他,又一次把大家拉进了玉石市场里,直接开口让所有人都买东西。罗茜没有惯着他,逛了两圈就要撤。堵在门口的导游见她两手空空往外走,一把扯住她的袖子,就要审问她。暴脾气的罗茜也狠狠甩开导游,当场就想跟他吵起来,不过被她阿姨拉住了。法治社会下,罗茜不信导游真敢拿她如何,但有老人在侧,也只能收敛情绪。最后,是罗茜阿姨掏了8000多买了3个平安扣对付过去了。但罗茜不服气,她偷偷跟前台说,这笔钱不能算导游头上。且不仅她看导游不爽,团里的其他人也开始明着反抗导游。最后一段路,导游开始拿自己的小商品出来推销,就差把“打钱”两字写在脸上了。然而在场无一人解囊,反而集体涌向了一直默默无闻帮大家抬行李、递纸巾的司机大哥,几乎把司机的牛肉干都买空了。看到导游颗粒无收的样子,罗茜心中隐隐有报复的快感。但没想到,她还是太年轻了。导游走后的休息时间,司机大哥又拿出酱板鸭来售卖,罗茜困惑不已,问不是已经买过了吗?一看就很老实的司机大哥,脸腾地一下涨得通红,磕磕绊绊地道出了真相:刚刚大家买的牛肉干是导游的,现在卖的酱板鸭才是司机自己的。这成为了罗茜的心病。从张家界回来,她就病倒了。她形容自己那几天的状态:人蜷缩在输液室的椅子上,一边咳嗽,一边用可以活动的手颤颤巍巍地打字,而对话框的另一边,正是害她进医院的旅行社。她已经向法院提起仲裁,其中两大诉求就是:退货,绝对不让导游吃到一毛钱红利;此外,还要严惩导游。旅行社似乎怕了她这股不罢休的劲儿,开出严惩导游的声明,赔偿部分团费,并同意协商退货。但罗茜发现,对方发来的和解书,名字是其他人。这一次,她彻底悟了:上当的人不止她一个,处罚通告及和解书可能都是用来应付维权者的套路,旅行社或许根本没有严惩导游。她到社交平台发问,马上验证了这个想法——那些在张家界被坑的人,经历跟她几乎雷同。现在罗茜与受害者们共同组建了一个“专业劝退小组”,开始指导群友取证维权,也会有组织、有针对性地发避雷贴。她表示,能拿回钱最好,实在不行,“能劝退一个是一个”。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。)

热门推荐

随机推荐